桑普多利亚vs热那亚
當前位置:
【光明日報】洋芋蛋見證黃土坡上的變遷


發布時間:2019-06-04 10:26 來源: 光明日報 字號:[ ] 視力保護色:


【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——基層蹲點調研】

洋芋蛋見證黃土坡上的變遷

——來自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的蹲點調研報告


站在鳳翔鎮南山上,眺望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城區,城市老區新區盡收眼底,從南山到市區的山路兩邊,是梯田退耕后栽種的小樹。

黃土高原上,溝溝坎坎,行路不易,土地貧瘠。

時至1982年,仍有聯合國官員考察后認為,定西是“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”。

可是,老天爺總會給苦干的人留一條活路。有人說定西有三寶:土豆、洋芋、馬鈴薯,當然這是開玩笑的說法,三個名字對應的是同一樣東西。定西是全國馬鈴薯之鄉,這生長在黃土地里的土蛋蛋,困難時期養活了定西人,也見證了這片黃土地上的滄桑變遷。


修梯田填飽了肚子


在安定區青嵐山鄉大坪村劉玉秀老人的口中,洋芋蛋的名字就叫洋芋,這也是西北人最普遍的叫法,大坪村周圍的梯田里,種著很多洋芋。

這些梯田是劉玉秀老人參與修成的。

去采訪的那天,記者來到大坪村劉玉秀老人家的小院,院中蘋果樹梢上剛長出嫩嫩的芽苞,陽光照在劉玉秀的臉和手上。她的手壯實有力,手指有些變形。“從小就出苦力,嫁到大坪村以后,開始修梯田。”臉上的皺紋和變形的手指,是歲月給她留下的印記。

1947年出生的劉玉秀現在還擔任大坪村的黨支部副書記,1962年從山背后嫁到大坪村時,大坪都是“三跑田”——跑水、跑土、跑肥,栽下的樹不活,連洋芋都長不大,最大的也就雞蛋那么大。種一坡、收一車、打一斗、煮一鍋,肚子都吃不飽,這洋芋是老百姓救命的洋芋。“能不能修梯田,保水土?”當時大隊的負責人就在想吃飽肚子的辦法。

1964年開始,大坪村開始了漫長的梯田改造。一開始人背肩挑,后來做了三個手推車,就能修得快些了。劉玉秀領著幾個姑娘組成基建隊,常年修梯田,并擔任“鐵姑娘隊”隊長,憑著苦干,劉玉秀獲得了大家的認可,還當選為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。

每年農閑到入冬前的這段時間,大地還沒封凍,是修梯田最忙的時候,全村出動,白天修,晚上五六十人用馬燈照亮修。

74歲的李福是包產到戶時的村主任,李福說,梯田修好,保住了土水肥,洋芋的產量就翻番了,畝產能有600斤。到1980年,梯田改造基本完成,大坪率先在定西解決了溫飽。

從劉玉秀家出來走到村邊,一輛拖拉機正在田間作業,“突突”聲打破了黃土地上的寂靜,藍色的羊舍頂棚、黑白相間的地膜與黃土交織成了大坪的春天圖景。


黑色農膜改變了生活


白色地膜保墑、提溫、增產,黑膜似乎不太常見。

說起黑膜,杏園鄉黨委書記祁耀庭的眼里一下子放出光來:“黑膜下種馬鈴薯,畝產比白膜翻一番。”

祁耀庭說:“2007年在鳳翔鄉當科技副鄉長時,我就琢磨,覆膜種玉米能增產,種洋芋行不?我有想法但不會做實驗,就和農技中心的安磊聯合搞。”原來最早用黑膜種馬鈴薯的是祁耀庭。“一開始我們也仿照覆膜種玉米的方法用白膜種馬鈴薯,增產明顯,但有問題,雜草多,另外白膜透光好,洋芋都成了‘青頭愣’,不好吃。”

實驗有成績,也存在不足,祁耀庭和安磊商量換黑膜試試,這一換可不得了:雜草沒了,“青頭愣”沒了,雙向調溫,穩定增產。2010年,黑膜馬鈴薯開始在杏園鄉推廣。“我是愛上了馬鈴薯。”說起試種黑膜馬鈴薯這段經歷,祁耀庭的臉上像煮熟的洋芋笑開了花。

同樣愛著馬鈴薯的還有甘肅藍天薯業公司董事長李幸澤。藍天公司專業做馬鈴薯淀粉,最近兩年的淀粉產量都占全國總量的10%左右。“藍天公司現在帶動210余個種植合作社,5個農機合作社,七八個販運組織。帶動的10萬農戶中貧困戶有2.6萬戶。藍天通過搞訂單農業,解決了企業原料供應和薯農銷路問題,藍天貨源穩定,眾多企業愿意給藍天高價訂單,有高價訂單支撐,藍天就能給農戶讓利,和藍天簽約的農戶,一畝馬鈴薯能有穩定的千元利潤。”李幸澤告訴記者。

使用農膜增收明顯,除了農業收入,再加上外出務工等收入,大坪村124戶人家,現在只剩余6戶貧困戶。“主要是因病、因學返貧,年齡大沒有勞動能力等,家里有倆在讀大學生的這戶,孩子畢業就好了,其他5家,需要政策兜底脫貧。”大坪村黨支部書記康耀偉說。

和地膜增收相伴而生的地膜污染是鄉村的一大頑疾,可是記者見到的大坪村,干凈整潔,幾乎見不到廢棄地膜。

“大坪村是定西市淺山區生態家園示范村。”面對記者的疑問,康耀偉說,大坪從2013年開始推廣黑膜種馬鈴薯,增收之后,道路兩旁、樹上、田間地頭,漫山遍野廢棄地膜。村上開會研究決定,村民各自收拾舊地膜,一方舊地膜換一捆新地膜,公益崗位的9個護林員撿拾公共區域廢棄地膜交回收站,收入歸護林員個人,農閑時,村里還會組織大家到遠山上去拾舊膜。護林員蔣海程告訴記者:“剛開始的時候,一天能拾一方多,經過這幾年的持續清理,現在都很難看到了。”


造林為圓綠色夢


逐漸擺脫貧困的定西人,開始追求良好的生活環境。林宇是福州市林業局的高級工程師、林業專家,是東西部扶貧協作大軍中的一員,他的心中有一個黃土高原上綠水青山的夢。

2017年3月,林宇第一次從福州來到遙遠的定西。從綠到黃巨大的色差,讓林宇感覺有些震撼。

“太干燥,紫外線強;土豆好吃,人樸實。”這是林宇對定西的印象。“土豆”不是本地的叫法,某種程度上,這個名稱代表著定西與外界的交流和溝通。

安定區鳳翔鎮南山上,福州援建的“福定林”是林宇參與設計規劃的。駐足南山,眼前的樹,一行高一行矮,為這片黃土地寫下深深淺淺的春色。

“高的是油松,矮的是云杉,油松是陽性樹種,長得快,云杉喜陰,2017年種上的時候是一樣高的,之后油松會成為云杉的遮陽傘。”林宇告訴記者。

“定西缺水,我們就挖大渠、種大苗、灌大水,再結合精細化栽植理念,2018年8月檢查時,一期林木成活率居然達到99%,遠超預期。”林宇說,福定林項目已完成一、二期造林面積5441畝,完成投資2440.69萬元,在項目三期,規劃設計了經濟林,栽種核桃、杏、棗、山楂等,可以給農戶帶來收入。

坡上種滿了樹,隨之設置的100多個林業工作崗位,可以給建檔立卡貧困戶提供穩定收入。鳳翔鎮李家岔村村民李鋒,通過護林、在林業項目打零工,再加上自家種的4畝苞谷和洋芋,已經告別了貧困。

“一萬畝林地會改變一個地方的小氣候,將來能讓安定城區濕潤些。”當初給林宇帶來巨大顏色反差的定西,現在是“親切的定西”,他要在定西圓一個綠水青山的夢。(光明日報記者 宋喜群)



責任編輯:王彥海
分享到:
[ 我要糾錯 | 打印本頁 | 關閉窗口 ]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桑普多利亚vs热那亚 老时时彩360开奖号码 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北京pk10计划官网 彩票刷流水兼职 吉林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 快3买大小单双技巧 二人麻将怎么能赢 北单上下盘单双玩法的技巧 11选5任二最牛公式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传奇彩票是真的假的 电玩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福彩大小单双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